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少将 龚兴贵

 

加入时间:2016-04-08  点击:6937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龚兴贵(1914~2002)男,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鼎龙乡灵山村人。出生于贫苦农家。青少年时参加少先队,打土豪分田地。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4月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七师二十一团重机枪班班长,红三军第八师政治部宣传队分队长,红五军团宣传队副队长,军委三局无线电台总队政治指导员,中华苏维埃政府电台六分队政治委员。参加了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围剿”战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在艰苦的长征途中,龚兴贵所属电台分队先后跟随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为及时传达军委的命令、沟通各方面军的联系做出了重要贡献。龚兴贵所在电台从红一方面军转隶红四方面军后,经历了激烈的战斗和残酷的政治斗争,三次过雪山草地。当西路军在祁连山失利,龚兴贵因患伤寒病同部队失去联系时,他怀着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赤胆忠心,经历了无数艰苦磨难和九死一生的考验,穿越弋壁滩,只身千里寻找党和红军,历时百余天,终于重返部队。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电台台长,晋察冀军区四纵队电台区队长,八路军无线电第四中队政治委员。率部参加了首战平型关和晋西、晋东、平北等战役战斗。战场上龚兴贵经常带着电台随指挥员深入前沿阵地,顶着敌人炮火,在关键时刻接通电台,及时传达首长的战斗命令。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通信科科长,炮兵教导大队政治委员,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九旅政治部副主任、炮二旅政治部副主任、炮三师政治部主任,西南军区军械部政治委员。率部参加了平津、绥远、正大、清风店、石家庄、保北、西南等战役战斗。每次战斗,他都认真领会上级作战指导思想,坚持原则,针对性地做好战时政治思想工作,提高部队战斗力。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重庆炮兵学校政治委员,锦州炮兵学校政治委员,西安炮兵学校副政治委员,炮兵三二工程指挥部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五十一基地政治委员,第二炮兵技术学院顾问。为炮兵、第二炮兵部队和院校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60年代初,中央军委决定成立战略导弹部队,组建第二炮兵部队,龚兴贵被周恩来亲自选任为第一个导弹基地政治委员,多次参与组织指挥战略导弹的训练发射工作,为战略导弹部队建设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培养了大批人才。“文化大革命”中,龚兴贵蒙受了不白之冤,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他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02年4月22日在大连逝世,享年88岁。[1]

人物事迹

1972年,北京。对一位曾经长期奋战在无线电战线的少将,萧克上将连声夸赞说:“你对电台真办法。”这位 将军,就是1964年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的龚兴贵。
毛泽东身边的“顺风耳”
龚兴贵,1914年出生于兴国县鼎龙乡长信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放牛打柴,抓螃蟹捞鱼虾,样样能干。16岁那年,他放下牛鞭子,拿起红缨枪,参加少先队,打土豪分田地,干得最欢。同年8月,他参加了红军,并入了党,从此走上革命的道路。
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他都参加了战斗,机智勇敢。他先后被提拔为班长、连长、师政治部宣传队分队长、军团政治部宣传队副队长。1933年5月,龚兴贵被调到军委通信学校学习无线电报务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红军总部从事报务工作。
长征开始后,一天,领导人找他谈话,一开口便对他说:“龚兴贵同志,领导上想把你调到毛泽东身边去工作!”
“真的?”龚兴贵一跳老高,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真的。”那位领导人恳切地说,并反复交待到毛主席身边工作要注意的事项。龚兴贵一字不漏地认真听着。最后,那位领导人把介绍信给了他。龚兴贵喜出望外,赶紧去报到。从此,他便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当毛泽东身边的“顺风耳”,并担任电台分队政治委员。部队行进到贵州,战事非常紧张,电台日夜跟随毛泽东,吃住和行动都在一起。四渡赤水中,龚兴贵有几回几天几夜守候在电台旁,保证毛泽东的指示及时传达到各部队。战斗结束后,毛泽东表扬龚兴贵:“小鬼,你工作蛮不错的哩。”
失群孤雁意志坚
1935年6月,龚兴贵随电台调到红四方面军工作。部队到达草地,张国焘分裂中央,命令四方面军停止前进,南下芦山、天全。由于军事失利,部队被拖回到四川西北,在人烟稀少、严寒无粮的地区来回折腾近一年。后来,龚兴贵又随红四方面军三次爬雪山,过草地,受尽艰苦。
1936年10月,龚兴贵随西路军渡过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苦战六个多月,得不到补充,部队弹尽粮绝,只好向祁连山区突围。由于敌人前堵后追,在喇叭寺等地,经过三天三夜激战,终因寡不敌众,西路军失败了。突围后,龚兴贵和战友刘生标进入了戈壁滩。白天,用沙子将身子全埋住,只留下头部在外边晚上,向群众问清敌情和方向后,摸索着向陕北走去。不料,他俩又遇上一伙土匪,随行包裹被一抢而空。从此,他们只好一路讨饭。为了分头找吃的,他俩又不幸走散了。龚兴贵成了一只失群的孤雁。
不知走过了多少荒漠沙滩,熬过了多少饥肠辘辘的日日夜夜;也不知闯过了多少道敌人严密把守的哨卡,龚兴贵始终信念不改,不找到党和红军,决不停步。
在沿途群众的救济和指引下,经过艰难跋涉和与病魔的艰苦斗争,龚兴贵终于在镇原县找到红军援西军。当时,他已被伤寒折磨得骨瘦如柴,形容枯槁了。这段艰难的历程,在他后来写的一首诗中得到真实的描述:“孤雁失群苦,行程倍艰难;饥肠辘辘步步愁,关卡道道时时险;戈壁白日似火海,黑夜寒风鬼胆寒……”
回春妙手功夫硬
龚兴贵“孤雁归群”后,得到首长刘伯承的热情欢迎,将他分到第三十一军。后来,调到八路军,担任一一五师电台分队长。尔后,他跟随该师先遣团,协助团长杨得志指挥战斗,取得了著名的平型关大捷。
1939年,萧克司令员到平西后,总部任命龚兴贵为无线电台第四中队队长。这时,萧克司令部的电台与总部电台、延安电台,已经数月失去联络。他一到任,便着急地调频拨线,检修电机,采取多种办法,仅用了几个钟头,便接通了与总部和延安电台的联络,收发了积压数月的全部电报,还搞清了总部与延安电台的新波长与呼号。萧克夸奖他说:“他们几个月都没接通,你几个钟头就联络上,真有办法。”
日本投降后,被中央组织部派去东北地区工作的龚兴贵,又被聂荣臻和萧克要回到了晋察冀军区,并被任命为军区司令部通信科科长。上任途中,萧克司令员对他说:“目前正在进行绥远战役,总部电台与延安电台及友军电台早已失去联络,聂司令叫你快去”龚兴贵知道,如果电台再联络不上,绥远战役就有失败的危险。掂着这分量,他加大了步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前线司令部。聂荣臻司令员一见到龚兴贵,第一句话就说:“你来的正好,你的任务首先就是将延安总部电台与友军电台联络通。”他放下行李,立即上机。龚兴贵凭多年经验,先将电台发射机声音调尖,对准他们相互通报台,用老呼号反复呼叫。不到四个小时的功夫,便和一个星期前突然更换波长呼号而接收不到的延安总部电台联络上了。接到总部电报,聂司令非常高兴。四天后,龚兴贵将所有失去联络的电台全部接通,双方电报全部收发,还设法搞清了敌军傅作义部各个电台的呼号。聂荣臻把他叫到了自己的住地,拍着他的肩膀,夸赞了他一番:“你的电台工作做得真不错,你对战争是有贡献的。”
龚兴贵就是凭着妙手回春的硬功夫,多次使濒临瘫痪的军用电台绝处逢生,协助指挥员指挥战斗,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上一篇: 少将 曾美 下一篇: 少将 黄朝天

用户评论:

游客在2015年9月5日留言:02年死

游客在2005年9月17日留言:我感到非常荣幸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