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少将 陈远波

 

加入时间:2016-04-08  点击:6586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陈远波(1913~1963)男,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潋江镇瑶岗背人。出生于贫农家庭。他大哥陈远泡、二哥陈远润均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为革命献出了生命。他和一位女红军战士结了婚,这位女战士也在长征途中英勇牺牲。陈远波于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少共兴国县城市区委宣传科科长兼儿童局书记,少共太雷县委书记,少共川康省委组织部部长,庆阳步兵学校政治委员。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师政治部组织干部,独立一团营长兼营政治教导员,第三支队政治委员,独立一旅二团政治委员,第五支队政治委员,第六支队政治部主任,师政治部巡视团主任,大青山骑兵一团政治委员、团长。1939年,抗日战争还处于防守阶段。当时,陈远波任120师独立一团一营政治教导员兼营长,隐蔽在牛尾庄一带。驻扎在附近三交镇的日军经常到牛尾庄抢粮食,强奸妇女,当地百姓饱受蹂躏。陈远波决心教训一下敌人。他深夜亲率一个连到达牛尾庄,让战士们埋伏在半山腰。布置好以后,他们“恭候“敌人到来。凌晨,陈远波和战士们看见三十多个鬼子,骑着快马来到了牛尾村。这时,有个排长对连长说:“打吧!”陈远波说:“别急,我们子弹有限,等鬼子抵近再打。”鬼子越走越近,连骄横的嘴脸都看得清清楚楚了,这时陈远波才吩咐连长下令:“打!”战士们集中火力向鬼子开火,很快就将敌人消灭,并活捉了5个鬼子。敌人吃了亏,改早晨进村为中午进村,增加到近百人。陈远波趁敌人进村抢劫,三交镇守敌空虚,率两个连队急行军赶到三交镇,袭击守敌。进牛尾庄抢劫的鬼子接到信息,急忙回援。陈远波早就做了准备,留在牛尾庄的连队在公路上不是埋了地雷,就是挖了沟壑。走在前面的敌人炸得鬼哭狼嚎,有的连人带马掉进壕沟,弄得进退两难。陈远波还发动组织群众抗击日寇。八路军的活动引起了鬼子和汉奸的高度恐慌。下令“悬赏捉拿陈远波!”,然而,敌人一有动静群众就及时报告陈远波所率部队。伪军被鬼子逼得没有办法,捉了一个有些像陈远波的农民充数。陈远波知道后,立马化装成“太君”,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十几名化装的战士大摇大摆进了三交镇据点,守门的日伪军蒙在鼓里,还向他举手行礼。行至大街,陈远波下马在照相馆里,脱下“狼皮”,照了个相,并要照相馆老板等相片洗印好后,送给鬼子,告诉他们这才是真正的陈远波,下次捉人别捉错了。然后又威风凛凛地穿过街道,他们出镇时,站岗的鬼子还向其敬礼。第二天鬼子收到相片气得大骂伪军大队长!伪军大队长只好把捉来充数的农民放了。解放战争时期,任吕梁军区第七分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副政治委员,第八军分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第一野战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西北军区干部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干部部部长、军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1963年病逝于北京,享年50岁。[1]

事迹

艰苦朴素,严于律己

陈远波出生于兴国县五里亭乡瑶岗背(今潋江镇)一个贫农家庭,同胞兄弟有三个,他排行老三。老大陈远泡、老二陈远润(又名发春)都当红军牺牲了。在革命队伍里,他和一位红军女战士结 了婚,在长征途中,这位女红军又牺牲了。真正是全家革命。
陈远波的朴素在家乡是出了名的。1949年革命胜利后,他与家里取得了联系,得知母亲尚在人世,便赶回来看望母亲,并给母亲带了一些布料。村里人以为一定是绫罗绸缎之类的高级料子,谁知到他家一看,全是棉织土布。第二年,陈远波带孩子回家看祖母,乡亲看见孩子穿的也是一些土布,不禁问他:“你做地这么大的官,子女穿得这么土气,不怕人家笑话?”他哈哈大笑,说:“我们共产党的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不是发财摆阔的官。生活节俭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传统。”一席话,说得乡亲们频频点头,对他更加饮佩和尊敬。

下地劳动

1960年,陈远波的侄子陈绍椽中学毕业,去北京看他。陈绍椽走进院子,看见叔叔正在院子的花生地里除草,非常奇怪。侄子以为,在北京当将军的叔叔一定是天天坐在办公桌前日理万机,却不料卷着裤腿干农话。陈远波看见侄子,哈哈一笑说:“这院子里的空地浪费可惜,现在国家粮食困难,我就开了一点荒。你从小读书,很少参加劳动,今天也来劳动劳动。”说罢,捡起一把锄头递过来。陈绍椽不好意思地说:“叔叔,我怕会把花生锄死。”“不会就学嘛,不要看不起劳动。”陈远波耐心地开导侄子,陈绍椽只好认真地学起锄地来。

讨价还价,为国分忧

1949年冬,陈远波回到刚刚解放的家乡,当时尚未土改,老母亲借住在堂伯的一间房子里。他一回来,堂伯见他无处栖身,又借了一个8平方米的小房间,让他和警卫员暂住。晚上,母亲含泪对他说:“为人一世,买田做屋,你父亲去世得早,我们孤儿寡母的,只有希望你做幢房子住了。”陈远波安慰母亲说:“妈!很快就会土改了,政府会分房子给您住的。我们共产党人为大家谋利益,不为自己建房。”
果然,第二年春天,村里开始土改,陈远波家里分到两间房子,老母一住就是十几年。
1963年,陈远波母亲住的两间土坯房不幸倒塌了。兴国县政府得知这一情况,根据当时的政策,决定拨一笔款子,帮他家建几间新房。陈远波正因肺炎住院,得知这个情况后,急忙要求出院回家;当时因他的病尚未全好,医院不同意他出院,见他态度坚决,只好派一名医生同行,天天为他打针。陈远波回来后,对县政府负责民政的干部说建房的费用不能全部由公家负担,应该自己家里承担一部分。这位干部说:“那县补助4000元钱,其余要陈部长自己解决。”
陈远波连连摇头说:“不要这么多,县补助1000元就行了。”
这位负责民政的干部大吃一惊,说:“陈部长,您收入也不高,补助4000元,您还很吃紧。”
陈远波说:“国家刚度过困难时期,不能补助太多,况且,政府都有补助,陈远波是长征干部,本来有规定可以由政府建房屋一幢。当时是物资困难时期,补助4000元建房也远远不够,没想到陈远波竟嫌补助款多。最后商定县政府补助2000元,其余自筹。

动工建房

选择地基时,公社干部给陈远波家选好的一块地基,后面是一处别人的祖坟,当时正是反迷信破四旧的时代,坟主虽然有意见,但慑于陈远波的威望,不敢异议。陈远波看见地基正在墓前,房屋建好后,会截断群众上坟的通道,主动放弃了这块地基。村里一个干部主动让出一块自己的宅基地给他,陈远波考虑到这位干部子女较多,他用了这块地,将来他无法扩建房屋,也宛言谢绝了。后来找到一块荒地,动工建房。
房屋一开工,陈远波返回北京。返京途中,他惦记着家里建房的事情,先后写了三封信回家。第一封信是在樟树写的,交待母亲建房要节省开支。到了南昌市他又写了第二封信,说他在兴国县招待所借了一内装面粉的面袋,请母亲代他送还。到上海后,写信叮嘱母亲建房不要省给工匠工资和材料费,房子建好后不要请客送礼,铺张浪费。回到北京后,他又住进了医院,不到一个月,噩耗传来,陈远波英年早逝,年仅50岁。
陈远波家新房子建好后,一直没有装修,过往的乡亲感慨地说:“这哪里像一位高级干部的房子,跟我们普通农民的房子差不多嘛。”

上一篇: 少将 陈美福 下一篇: 少将 陈坊仁

用户评论:

游客在2012年1月5日留言:老将军好样的,我为你们自豪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