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老一代领导人访韶山的故事

 

加入时间:2018-09-12  点击:286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陈毅访韶山最感慨

老一代领导人访韶山的故事

陈毅元帅是中共老一代领导人中第一个前往韶山瞻仰毛泽东主席故居的。之所以如此,一个原因是工作的需要,另一个原因是陈毅对毛泽东有一种铭心刻骨的感情。

陈毅于1956年11月27日清晨来到韶山毛泽东故居。那天,陈毅身着将军呢军大衣,仅带两个随从人员静悄悄地来到故居门前。

仰视“毛泽东同志故居”门匾,陈毅满眼都是激动。故居工作人员毛乾吉和汪九成负责接待。他俩一看见陈毅就想迎上去,可一见陈毅在那里出神地仰望,又停住站在门口。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陈毅还在望着门匾,双脚还是立正地站在门前,一动也没动。是什么在拨动这位早年的学子、诗人的心,引起这位叱咤风云的新四军军长、共和国元帅的绵绵思绪呢?

过了好久,陈毅的视线才转到端来热茶的两位韶山同志身上。“辛苦了,同志。”陈毅四川话说得很慢。“首长辛苦。”“你俩都是韶山人?好啊。抗战时新四军军部也有一个韶山人—东茅塘的毛泽全。你们认识吗?”“认识。”毛乾吉一下子摆脱了拘谨,打开了话匣子,“他是毛主席房叔毛喜生的二儿子,1950年回来过,现在北京当官。”“是当干部。”汪九成纠正毛乾吉的话。陈毅点点头:“共产党是没有当官的,只有干部,要干在前头的。要是共产党也是当官,毛主席和我们这些人,就不必革命了,我们的革命就失败了。小同志,你说是不是啊?”陈毅情绪有点儿激动,两位韶山的同志连连点头。“我刚才看着‘毛泽东同志故居’七个字想了很多,我们共产党内不管职务高低,只要是搞革命的都是同志;我们国内不管能力贡献大小,只要是搞社会主义的,也是同志。这多么好啊!”说着,陈毅脱下大衣,自己拿着,大步走进主席故居。

20世纪50年代,还没有修建毛泽东故居陈列馆,毛泽东的旧时文物在故居里放存较多。在毛泽东的寝室中,放有一个他小时候读书带饭的竹篮。陈毅躬下腰仔细地看了半天,说:“我们四川也喜欢用竹子编东西,却没有这个精细。”

随行人员笑着打趣:“陈老总多会儿回故乡一趟,把我们也带去看一看。”“是呀,过去是打仗忙得不能回去,解放后是忙建设不能回去,一晃离开故乡有30多年了。毛主席也一样,不是也没有回家看看吗?”陈毅感慨地回答。

走出故居,陈毅指着对面山上的林子问:“山上都栽的什么树?”

“松树。解放前,国民党怕赤卫队,大树被砍了不少,边砍老百姓边栽,山上又是一片片松林。”

陈毅又陷入深思,“井冈山上也是松树。那时候我们打游击,‘松树下是我床,松果是我粮。靠人民支持永不忘,他是重生新父母,我是斗争好儿郎,革命强中强。’”陈毅握紧拳头慢慢地背着井冈山的歌谣。“最艰难的时候过去了,这段时间不能忘。哎,我真想写一首松树诗啊,毛主席就是那个最艰难时候的青松。”陈毅1960年冬写成的名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的构想,大概在1956年冬韶山之行中就萌发了。

陈毅环视着韶山的四面山峰,也可能是井冈山的松树激发了他的追思遥想,他轻叹一句:“你们年轻同志不会知道创建根据地斗争的万般艰难。那个时候我受‘左’倾路线影响,曾在前委会上反对过毛主席,当然后来也是我去把毛主席重新接回前委的。”

陈毅就是从1929年红四军打广东那一刻起,开始认识到中国革命离不开毛泽东的领导,历史也反复证实着这一条真理。凝视着韶山的青松,陈毅的思绪忽前忽后慢慢凝聚,诗情又一次爆发:

韶山冲里览风物,蔼蔼青松赤壤嵌。

清水池塘傍茅舍,鸢飞鱼跃竹万竿。

农村潜力最伟大,中国革命属发端。

湘赣两省典型多,星火燎原得一斑。

当天空抹出第一道红霞时,陈毅已经吟着此诗向车门走去。

“陈毅元帅不去韶山乡政府吗?”这是故居工作人员第一次接待共和国元帅,他们感到惊讶的是陈毅来去对地方都不说一声,生怕打扰了地方。只见陈毅摇摇头,再次招了招手,“不用叻!”

陈毅静静地来,悄悄地走了。

朱德访韶山最轻松

1959年2月28日,气候乍暖还寒,朱德和康克清一大早抵达韶山。朱德那年已73岁高龄,穿着一件黑呢长大衣。康克清围着一条驼色的长围巾。两人没有在招待所休息,而是相扶相依来到毛泽东故居门前。望着故居的土墙瓦房,朱德夫妇对视一眼笑了起来。原来临行前,康克清猜想毛泽东老家的房子一定和自己江西万安老家的茅草房一样。朱德一口咬定不会,说主席读了那么多的书,家境不错,是舍家闹革命,哪里会是茅草房?果然还是朱老总“料事如神”。

从堂屋走进毛泽东父母的卧室,讲解员介绍,当年毛泽东就是在这个床上出生的。康克清仔细地看了看那雕着花鸟的床架,点点头,又走到朱德跟前,发现朱德紧紧盯着房里的毛泽东兄弟与他们母亲的那张合影。康克清感叹地说:“毛主席长得好像他母亲。”朱德深沉地说:“也好爱他的母亲。我从井冈山起和主席共事31年,主席一谈起自己的母亲,就有不少感叹。”

朱德夫妇上前又看了一眼毛泽东母亲的照片,才从后门转到晒谷坪。晒谷坪是一块不大的平地,坪边种有小松树,朱德近前抚摸了松枝,说:“这里的绿化更重要哦。”

从晒谷坪下来,沿着故居旁的小路,只见农舍一家挨着一家。韶山的同志告诉朱德,毛泽东故居老名叫上屋场,这里叫谢家屋场。“是姓谢的人家吗?”“不是,也姓毛。”说话间,谢家屋场门口一位纳鞋底的妇女慌忙放下手中的鞋底,跑了出来,激动地直喊:“朱总司令,朱总司令!”朱德停住脚笑着问:“家里过得好?”那妇女一个劲儿地点头。朱德和康克清走进她的家。康克清抚摸了一下贴靠在她身旁的孩子的头,慈祥地问:“细伢子,几岁了?叫什么?”那孩子含着手指,胆怯地望着母亲。“快3岁了,叫毛命军。”“小孩子就是可爱。”康克清牵着毛命军的手,对那妇女说:“走,我们一起到主席那边照张相。”那妇女又兴奋又激动地跟着朱德、康克清来到故居前坪。此时四面拥来的乡亲们一个个将故居门前围满了。朱德举手向大家问好,招呼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朱德夫妇坐了下来,康克清把毛命军抱到自己的腿前,那妇女紧紧地贴在康克清身后,摄影师按下了快门。紧挨康克清身后那个妇女就是今天闻名全国的毛家饭店董事长汤瑞仁。这张照片一直挂在韶山毛泽东纪念馆,也挂在汤瑞仁的家里。

照完相后,朱德、康大姐还邀请韶山的女同志一起去吃饭。当时大家比较腼腆,都不敢和朱德坐一桌。朱德对身边的康克清说:“你到女同志那桌去好不好?”并幽默地说:“妇女半边天。半边天坐满一桌嘛!”说得韶山妇女开怀大笑。

那时的韶山招待所比较简陋,招待朱德的“佳肴”中,最好的菜就是一个“整鸡”(蒸鸡)。朱总司令来了,炊事员们本想露一手,谁知恰恰火候不到,蒸鸡上了桌,横戳竖戳怎么也戳不烂。服务员很尴尬。朱德笑了笑,忙站起来解围:“大家都动手,用手扯嘛!”一句话,打消了大家的顾虑,一齐下手把鸡撕烂了,一会儿就都下了肚。朱德高兴地说:“好得很哦,这有句军事成语,你们猜猜是什么?”康克清低声告诉身边的汤瑞仁,汤瑞仁红着脸高声回答:“化整为零。”

“半边天就是聪明嘛!这种吃法就是化整为零。”朱德夸奖道。席间气氛亲切欢快,韶山的特色菜红烧肉端了上来,喷香喷香,可谁也不好意思吃。朱德望了妇女席上的康克清一眼,笑着说:“看着这红烧肉,我可有个故事了。那是在1945年七大期间,党中央请客,一个菜就是红烧肉。那个年月这可是一个好东西,大家也像这样客气。毛主席就讲了一个故事,说他当过几天湘兵,平日军队里最好的菜就是豆腐。那时有个老兵,他总是抢着吃一大碗,别人说他,他总是笑着说,豆腐就是我的命。一次军队打牙祭吃肉,他不要豆腐了,专抢了一大碗肉,别人说他,豆腐是你的命,你怎么抢起肉来了?他笑着说:‘我是看见肉就不要命了!’毛主席当时号召七大代表要向那个士兵学习,不要客气。今天我们也要向这位士兵学学,看看吃肉不要命是什么滋味。上!”

“上!上!”七箸八筷一家亲,这真是一餐最难忘的美味佳肴呀。朱德的谦虚、持重举世闻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韶山的同志怎么也不会想到,朱老总竟如此的幽默、风趣。

吃完饭没有休息,朱德和康克清又乘车到株洲考察去了。

刘少奇访韶山提建议

1961年春,万木复苏。毛泽东在广州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农村六十条》的草案。会后,刘少奇决定顺路到家乡一带进行调查研究,直接了解农民对“六十条”的意见,然后瞻仰韶山毛泽东故居。

刘少奇是湖南宁乡县花明楼乡炭子冲人,自1922年出去后他已有40年没有回老家了。刘少奇没有直接回炭子冲,而是先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生产队进行调研。4月8日下午,由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强陪同前往韶山冲。

王家湾经炭子冲向北行40公里就是韶山。路过炭子冲,刘少奇只在车上扫视了自己的故居一眼,小车车轮滚滚仍向北驰去。李强笑着向刘少奇请示:“是不是先去个人要韶山做点儿准备。”刘少奇摆摆手,恳切地说:“不要打扰地方。招待必有浪费,也有贪污。招待费这笔账,是一笔贪污浪费账。”刘少奇当晚住在韶山招待所二号楼。韶山负责接待的同志一再请刘少奇住一号楼,刘少奇执意不肯,因为一号楼是毛泽东主席住过的地方。

当晚,在二号楼小会议厅,刘少奇听取了正在韶山进行试点调查的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胡乔木等人的工作汇报,了解了韶山讨论《农村六十条》的一些情况。刘少奇边听边点头,吩咐胡乔木要及时地向中央和毛主席汇报。

4月9日一早,刘少奇偕夫人王光美从韶山招待所步行到毛泽东故居参观。故居的工作人员飞快地跑来,刘少奇笑着与大家一一握手。凝视着“毛泽东同志故居”几个大字,刘少奇也沉思起来。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汪九成是个急性子,紧张地一会儿看看自己的脚尖,一会儿看看刘少奇。他知道这位领导人要发表重要指示了。

刘少奇指了指“毛泽东同志故居”门匾,轻轻地问:“知道这个门匾是谁提议的吗?”汪九成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毛乾吉想了想,他是知道一点儿,但不确定,也摇摇头。刘少奇缓缓说道:“毛泽东同志故居的‘故’字有‘过去’和‘去世’两种意思。我们的毛主席身体很健康,应当把‘故’字改为‘旧’字。”

刘少奇的话一说完,第一个吃惊的是毛乾吉。“毛泽东同志故居”门匾那么多领导人看过都没有说什么,毛主席1959年回来看过,也没有说什么。听说这个门匾的意思还是毛主席的老师徐特立一锤定音的,怎么会有这个问题呢?

韶山的同志认真地把刘少奇的意见记了下来,逐层向上级汇报,不久就批了下来。从此,韶山“毛泽东同志故居”改为“毛泽东同志旧居”。

刘少奇讲完建议,大踏步地走进了毛泽东旧居。那里面每一间屋的朝向,每一件实物,刘少奇都是了然于心的。炭子冲和韶山太近了,两地的风俗习惯也大体一致,不用工作人员讲解,刘少奇便能说出每种陈列品的名字和用途。刘少奇和王光美走到故居厨房,在灶边停留下来。王光美小声地对刘少奇说:“模样和炭子冲老家的一样,就是小一点儿。”这时毛乾吉赶上前来,指着锅灶介绍:“毛主席1959年回韶山,说锅灶复原得是像,只是现代化了一点儿。”

刘少奇点点头,转到毛泽东父母卧室。毛乾吉介绍毛泽东母亲的照片,说毛主席看了这张照片,说自己很像她母亲。刘少奇仔细看了看,不住地点头。刘少奇是个寡言的人,除了在故居门前提了一条意见外,整个参观毛泽东故居的过程中,没有再讲一句话。

从故居出来,韶山乡亲围着刘少奇、王光美照了一张相。照完相后,刘少奇一行来到南岸。南岸是毛泽东小时候读私塾的地方,毛泽东就是在这里由邹春培老师启蒙的。南岸前后有七八间房子,宽敞亮堂。当时这里只有一个临时陈列馆,介绍毛泽东的生平事迹,还放置一些外国朋友赠送韶山毛泽东旧居的礼品。刘少奇和王光美进去看了这个展览,出来问毛伟昂:“这些房子原来住没住人?”毛伟昂望了望后面的毛继生,毛继生老实回答:“原来住有几户社员。”“他们搬出后有没有意见?”韶山人对毛主席的感情非常深,一听说办陈列馆,没有动员就一家家自己搬出来了。但当时是困难时期,房子问题一年半载也很难解决。刘少奇听到这种反映,沉思了一下,又说出他的第二条建议:“可以撤掉陈列馆,把房子让出来给社员住。”

刘少奇说出这句话时,王光美有点儿吃惊地望了望丈夫,后来想到几天前在王家湾的一件事又释然了。当时老家的同志前来探望,提议将刘少奇的旧居修缮一下。刘少奇眉头一皱,很不高兴地说:“不要搞。要搞就把韶山毛主席故居搞好,中央规定只能宣传毛主席。”家乡同志继续说:“那来人参观怎么办?”刘少奇听了发火道:“外国人来参观不让他来;中国人恐怕阻止不住,那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就拉倒。来了人,招待两碗开水,找个老婆婆烧开水,喝就烧,不喝就不烧,一分钱两碗。”刘少奇说话时严肃的样子,王光美一直记得。刘少奇在南岸陈列馆提这条意见,主要是不愿意影响群众的正常生活。

4月9日下午,刘少奇一行离开韶山,前往长沙向毛泽东汇报了自己在宁乡、韶山了解的一些情况。毛泽东听后大笑起来,朗声说道:“我也要向你这个老乡学习了解情况,到韶山去一趟。”

周恩来访韶山最秘密

1964年4月,在溥仪和杜聿明一行访问韶山的同一天,周恩来总理陪同非洲客人“秘密”来到了韶山。

4月的韶山,草长莺飞,春光无限。韶山招待所接待干部马宝荣再次望了一眼4月16日的工作安排,没有任何贵宾来临的接待任务(这一天政协组织的知名人士参观毛主席旧居没有安排招待所接待)。马宝荣静下心来整理房间。谁知中午12点,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二号楼门前,这是怎么回事呢?马宝荣跑了过去拉开车门,他怎么也想不到走出来的是敬爱的周总理。紧接着一位高高瘦瘦的黑人外宾也下了轿车。马宝荣不知所措,周恩来一边和马宝荣握手,一边向马宝荣说:“你不要向领导汇报了,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们休息一下就走。”马宝荣急忙连连点头。

周恩来陪同什么人来,这么秘密,竟不提前通知韶山的同志?是外宾临时提出的瞻仰毛泽东旧居的要求,还是这个黑人外宾本身就是“保密客人”?在一个时期,由于国际共运的需要,每年韶山都是要接待各种各样的“保密客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都有显赫的公开身份,实际又是在为国际共运做事情,对这部分人的活动我国始终采取保密的措施。周总理的客人也是这种情况吗?马宝荣暗暗思忖。

两个小时后,周恩来换了一套干净的灰色中山装,陪同那位神秘的非洲客人离开了韶山。

邓小平访韶山坦荡荡

1973年10月15日,周恩来、邓小平一起会见并宴请了美籍华裔物理学家吴健雄、袁家骝两位博士,次日邓小平陪同两人前往桂林。10月18日,吴健雄、袁家骝从桂林飞往香港出境,邓小平返京时特意停留长沙,前往毛泽东故乡参观。湖南省接待处一下子为了难,对于刚刚复出的邓小平,礼遇太高、太低,似乎都不妥当。10月19日,接待处安排邓小平乘坐一辆吉姆车前往韶山冲。

10月的韶山,金风送爽,风和日丽。邓小平精神抖擞,一脸兴奋。他一来到毛泽东旧居,就高兴地对韶山的同志说:“我老早就想来。1965年有这个念头,当时太忙;1966年我想来也来不了的。”邓小平踏进故居,走得很慢,一桌一椅都看得很仔细。走进毛泽东的小弟毛泽覃的卧室,他久久地望着曾经与自己一起受到王明迫害的毛泽覃的相片,对着陪同参观的人深有感触地说:“毛泽覃是个好同志!”在毛泽东二弟毛泽民的房间,邓小平又说,他在江西苏区时认识毛泽民,还认识他的妻子钱希均。

从故居后门穿过晒谷坪走到前坪,韶山的同志想和邓小平留个影,故居工作人员吴大为前去邀请。吴大为走到邓小平跟前,用带韶山味的普通话问:“邓副总理,您第一次来韶山,照不照张相?”“照,当然要照!”邓小平抚了抚灰色的中山装,挺起胸和韶山的同志们在毛泽东同志旧居前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随后,邓小平步行前往毛泽东旧居陈列馆。当时第八展室有几张群众高呼口号“打倒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图片。邓小平一面漫不经心地吸着烟,一面沉静地看着。倒是主管陈列的同志不好意思了,走过来问邓小平有没有什么指示。邓小平笑着摇摇头,一字一句真诚地说:“你们陈列的是历史,符合历史就行。我没有什么指示。”邓小平说这些话是需要多么宽广的胸怀呀!

从陈列馆出来,吃午饭的时间早已过了。韶山宾馆已经准备了一桌国宾席和一桌普通便席,等着邓小平。邓小平一行满面春风地来到一号小餐厅。服务员走过来,轻声地问:“您老喝不喝酒?”邓小平望了望大家,说:“我是喝酒的,要喝茅台,你们呢?”大家纷纷赞成。宴会开始了,邓小平端起酒杯第一个站起来,兴致勃勃地说:“为我们的党,为毛主席干杯!”邓小平共喝了4大杯茅台酒,吃了4个馒头、一小碗饭。

上一篇: 毛主席历史上曾五次给美国政府下命令,霸气外露 下一篇: 华东野战军“陈不离粟,粟不离陈”的局面是怎么形成的?

用户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