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将军名录 将军名录 | 将军情缘 | 史海钩沉

 

少将 马泽迎

 

加入时间:2016-04-08  点击:14854  ·双击自动滚屏· [字体: ]

工农红军。1930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第八师炮兵连班长,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指导员,师直属队总支书记,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骑兵团政治委员,冀中军区第一军区十九大队政治委员、第二十一团政治委员,第一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第八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第六军分区司令员,冀中军区警备旅副旅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冀中军区第六军分区司令员、第十二军分区司令员,独立七旅政治委员,华北军区第七纵队二十旅政治委员,第二0六师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师政治委员,海军西营基地政治委员,军副政治委员,北京军区后勤部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个人经历

毛主席会见马泽迎

毛主席会见马泽迎

马泽迎(1912~1974)男,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永丰乡茶石村人。生于穷苦农家,由于家中没有土地,父亲只得给地主当长工,受尽剥削欺辱。他从小就受到家长同情穷人怜悯苦人的思想教育和情感熏陶。1928年冬,兴国暴动后,兴国的许多青年积极投身革命斗争,马泽迎受到革命的影响,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团第三师炮兵连班长,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连政治指导员、卫生队政治指导员、师直属队党支书记、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战斗。1934年10月,时任卫生队政治指导员的马泽迎随中央主力红军踏上了长征路。1934年11月23日的湘江之战中,他冒着枪林弹雨,背着伤员,飞步疾走,转移到安全地带。一日当中,他抢救了二十多名战友,使他们摆脱了生命危险。到吃晚饭时,他累得双手端不起饭碗。同志们夸他是救人英雄,而他却说,这是我应尽的义务。一天,部队遇到敌人阻击,有位伤员被担架队员抬进了卫生队,伤员怀里还抱着哇哇大哭的婴儿。马泽迎抱过婴儿,对伤员进行抢救,伤员苏醒后说:“我不行了,孩子他妈在突围时牺牲了,我死后,孩子就交……”话未说完便咽了气。马泽迎接受了战友的临终嘱托,便把孩子背上,取名勇毅。在最艰险的情况下,他也不忍心把孩子丢下,一直背到陕北。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孩子健康地成长,成为最年轻的“长征人”。经马泽迎夫妇培养教育,这个烈士遗孤大学毕业,又走上了工作岗位。抗日战争时期,马泽迎任陕甘宁边区骑兵团政治委员,冀中军区第一军分区十九大队政治委员,第二十一团政治委员,第一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第八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第六军分区副司令员,冀中军区警备旅副旅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冀中第六军分区司令员,第十二军分区司令员,独立七旅政治委员,华北军区第七纵队二十旅政治委员,第二0六师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师政治委员,海军西营基地政治委员,军副政治委员,北京军区后勤部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1974年在北京逝世,享年63岁。[1]

感人事迹

这是个感人肺腑的传奇故事。知道这个故事的人无不为之动情、落泪。
马泽迎为了一个无名烈士的嘱托,未做新郎即当上了“爸爸”,把一个烈士遗孤背在身上长征,并把他抚养成人,帮其成家立业。
马泽迎,1912年出生在兴国县永丰乡茶石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中没有土地,父亲只得给地主当长工,受尽剥削欺辱。他从小就受到家长同情穷人怜悯苦人的思想教育和情感熏陶。
战争年代,枪林弹雨,不少熟识的战友中会说笑、会吃会走的一个大活人,陡然间被敌人的枪弹击中,便长眠青山密林中。每每遇此情形,马泽迎总是沉痛难过得睡不好觉。对战友的深切怀念之情化成满腔的怒火、杀敌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坚强意志。
1934年初冬,时任红军第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卫生队指导员的马泽迎,跟
马泽迎塑像

马泽迎塑像

随部队踏上了迢迢长征路。湘江之战,他冒着枪林弹雨把满身是血的伤员背在肩上,飞行疾走,待转移到安全地带交给医师后,又转身不顾生命危险地冲上战场,继续抢救伤员。就这样来来回回,一个一个伤员背回来,弄得他满身是血,累得他气喘吁吁。他以为自己的辛苦挽回了二十多个同志的生命,使二十多名伤员摆脱了危险。到吃晚饭时,他双臂痛得不能端饭碗。同志们夸奖他是救人英雄,他只是笑笑,说:“革命的人道主义,是我应尽的义务,比起倒在前方牺牲的先烈,我还差得远呢。”
一天,部队遇到敌人阻击。一场激战过后,有位满身是血的伤员被抬进了卫生队。担架队员焦急地对马泽迎说:“马指导员,这位伤员流血过多,昏了过去!”又指着伤员怀里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不安地说:“那是他的儿子。”马泽迎毫不迟疑,即令医生抢救。伤员苏醒过来后,声音微弱地说:“我不行了,把药品留给其他的伤员吧。我,只有一个请求,这孩子命苦,他妈妈在突围时牺牲了,这孩子就交给......”说罢,便断了气。一双满怀希望的眼睛直盯着马泽迎。马泽迎理解这位战友的临终嘱托,便把孩子背在身上继续长征。那时,敌人前堵后追,天天都要行军打仗。既要冲锋陷阵,又要保护和抚养婴儿,无疑增加了许多的困难。行军时,他把孩子背在背上;宿营时,他又像母亲一般地把孩子搂在怀里。为了那孩子,马泽迎常常把自己那份少得可怜的干粮,一口口嚼烂,然后嘴对嘴地喂给孩子。此情此境,令战友们感动落泪,大家纷纷省下干粮让给孩子。孩子的喂养是解决了,但每当休息时,战友们可以倒地入睡,酣然入梦,马泽迎却还要放下身上的孩子,让他拉屎拉尿。这对一个尚未成婚的男子来说,真是超压的肩上又加了件重物,添加了压力,多了件辛苦事。过雪地时,马泽迎怕孩子冻坏,便拆开自己的棉袄掏出棉花,给孩子亲手缝了件单薄的棉衣。由于他的精心照料和抚养,这孩子虽然瘦成一把骨头,但终究活过来了,跟随部队到达了陕北。
马泽迎收养这个不知姓名的战友遗孤,在部队中一时传为佳话。每当人们称赞他时,他总是谦逊地说:“无数革命者牺牲在战场上、征途中、刑场上、监狱里,他们的骨肉来到这个世界上,从小就失去了亲人的爱抚。我,作为幸存者,帮助烈士抚养遗孤是应有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也是我的机遇和缘分。我只有把他抚养长大成人,才能对得起牺牲的先烈。”马泽迎这颗比金子还珍贵的心,被在抗大学习的女青年郭智勇所理解、所感动。她表示愿意和同窗学友马泽迎结为秦晋之好,来共同分担抚养这位烈士遗孤的义务。后来,他们自己有了儿女,但对烈士的后代并无二心。遇到小兄弟之间打“内战”,马泽迎总是护着“老大”,批评亲生儿女的不是。
“老大”该上学了,马泽迎给孩子取名为勇毅,意即要孩子培养勇敢刚毅的性格,以待子承父业,报效祖国。马泽迎送他上学读书,循循诱导,严格要求,并经常督促检查他的学业,对他关怀备至。在马泽迎夫妇的精心培养下,勇毅这个在延安马背上摇篮里长大的青年,转眼大学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马泽迎夫妇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但他们还有一桩心事:勇毅到结婚年龄了,该给他找位称心如意的伴侣。找谁好呢?如果找别人,他俩实在舍不得这个孩子离开身边,就在他们忧心忡忡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亲身女儿和勇毅非常好。这对异姓兄妹青梅竹马,情同手足,俩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情投意合,形影不离。马泽迎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便和老伴商量,想把亲生女儿许配给勇毅为妻,有意从中撮合。老伴开始有点迟疑,怕别人不知底细说三道四,招惹闲言碎语。马泽迎说:“这怕什么,勇毅是红军烈士孤儿,组织上知道。别人不知道,我们可以解释嘛,只要没有血缘关系就符合《婚姻法》。现在就怕勇毅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会不同意。他已经懂事了,我们应该跟他挑明。”
于是,马泽迎把勇毅和自己的女儿同时找来,当场告诉勇毅,他的父母是不知姓名的烈士。勇毅听说自己是“爸爸”收养的孤儿,跪在地下泪如泉涌,泣不成声。马泽迎夫妇把话挑明要他做女婿,勇毅破为笑,欣然答应。
就这样,马泽迎夫妇择了日子,为儿女举办婚礼。当仪式进行到“二拜高堂”时,勇毅夫妇虔诚地向马泽迎夫妇鞠躬。来祝贺的人们,听马泽迎介绍勇毅的身世,一片赞叹。这位出生入死戎马一生的马泽迎将军,眼睛湿润了,嘴唇微微抖动,端起“儿子”和女儿斟满的一杯“孝敬双亲大人”的美酒徐徐起立,朝着西南方向缓缓洒下。他夫人也跟着起来。两位老人向着西南方向深深地鞠躬,再鞠躬,三鞠躬,似乎在向着不知姓名的战友祈祷:亲爱的同志,我马泽迎终于完成了你们的嘱托,你们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
岁月悠悠,马泽迎倾注在勇毅身上的情感,岂只是父子情,还有绵绵不尽的革命情、同志情、战友情……

上一篇: 少将 王屏 下一篇: 中将 邱会作

用户评论:

游客在2018年7月1日留言:敬礼

游客在2017年4月16日留言:我的大爷爷

游客在2017年4月16日留言:我的大爷爷

【更多留言】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