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a图 片 文 章



一个女子的艰难创业路


一路木棉花开......


站在珠海港的海边


心中的那片桃花源


珠海凤凰山游记



a点 击 排 行


·回家过年
·中国十大将军省
·兴国的霸王行业为什么如此多
·依然想你
·→メ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传销,何时是你归日?
·我最要好的朋友
·等待的爱要远走--未来已是梦
·分手后的我
·游大乌山

传销,何时是你归日?

来源:KHY小康 点击次数:5335 加入时间:2004-6-25 ·双击滚屏· [字体: ]

 

传销,何时是你的归日?

传销,一种害人害已的行业,一种专门欺骗年轻无知青年的行业,一种出卖亲情、友情、爱情的行业,一种曾被国家彻底整顿过的行业,但它却依然在全国各地“运动”着。我想问,“可爱”的传销,何时是你的归日。

传销,它让多少人痛失流离,让多少年轻人不敢面对自已的朋友,不敢面对自己的家人。我作为其中的一位受害人,我对它有说不出的恨意。它不仅让我失去了时间、金钱,更重要有是它让我失去了朋友对我的信任,家人对我的信任。为了不让更多的青年朋友们走上这条“不归路”,我把我的“传销传奇”奉献给大家。

话从2002年10月份说起,在所谓的遍地是黄金的广东漂泊了几年的我,感觉有点累,有种回家创业的念头,因此,辞职回到了告别几年的家乡。在家,想创业有那么容易吗?当然没有,那从何做起呢?自己没技术,没资金,没背景,能干什么呢?这时的我,对计算机还有那么一点点兴趣,因此,选择了从零开始,学习计算机。我没有在县里学,而是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来到了我们市里——赣州市。在这里,有两个最好的朋友,高中三年室友,她们待我特别好。赣州是中国有名的卫生旅游城市,爱玩的我,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我对这美丽的城市充满了希望,对自己也充满了希望。

刚下来,还没正式去上课,有很多时间去看风景,陪同学玩,但学业一开始,玩的时间就全没了。一两个月过去了,天天都是打字,打字,打字,还是打字……。烦着呢!一天,正想着某字如何打,老师叫我“小康,电话。”我嘀咕着,哪个啊,这里的电话我只告诉了我家里,哪个朋友对我那么好,居然找到这来了?接过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喂,康叶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想了想,说“不好意思,我听不出来”“忘得那么快啊,还说什么老朋友,我是张智”想了半瞬,我才想起,原来是我在惠州上班的一个同事,他怎么会打电话我?我们虽然在同一个部门上班,但也不是很熟悉啊,只是部门有活动的时候出去玩过两回。想归想,但还是要答话啊。“你还在哪鬼厂上班啊?组长他们好吗?(因为我在那里上班的时候与我们组长关系很好)”“没呢,你一走没半个月我就走了,那鬼厂,我才呆不下去呢!你现在学得还好吧?”“你怎么有我的电话?现在在哪上班?工作好吗?”出于礼貌我还是问了两句“我从组长哪要了你家电话,然后打电话到你家,所以知道了这电话号码了。”难不成他恋上我了。我心里一颤,不可能吧,才十九岁的小男生啊。他接着又说到“我现在江门一家电子厂,搞修理,一千多块钱一月,生活条件非常好,而且只上八个钟,还有双休日。”“这么好的厂啊,爽啊!帮我也找找啊!”这时的我哪想要离开,刚刚才进入电脑这行,只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但他马上接过来了。“不行啊,我也是通过我同学才进的,我同学的叔叔在这里当经理。但我也不太好说啊!”“那就算了,不为难你了。我现在还有事,以后再聊吧!”他一听我这样说,马上接过话来说:“你别生气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外面找份工作很难,找份好的工作更难,好,我答应你,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让你来我们厂做仓管。”“一言为定,再见”。这是他打来的第一个电话,我也根本没放在心上。

在这里,我与我最要好的朋友群住在一起,几个人租一间套房,一开始日子也过得去吧。但天生好强的我,有的时候总有一股强烈的自卑感。为什么他们都有工作,唯独我一个人还在学徒,为什么他们都能为家里分担负担,而唯有我向家人要钱(因为在市里,吃、穿、拉、住都要钱)。为什么每次与朋友们出去都是他们掏腰包呢?因为这些我的自卑感越来越重。我那朋友,一个月可以拿千来块,又有双休日,所以经常会叫我出去陪她去买东西。因为自己囊中羞涩,所以经常推说不想去。也正因此,朋友之间也无形之中出现了一条鸿沟。

日子照样过,反正就是这样的枯燥无味。隔不到一两个星期,我那所谓的朋友就会打个电话来。问候问候我这同事吧。也从未提过帮我找工作的事。反正,他打电话来我也不觉得烦。毕竟在这边学习,有人“关心关心”自己还是很“幸福”的!

上课,下课,赣州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工作,要上班,没时间陪我,当然,也因为没钱原因我自己也不太愿意出去。在一个城市呆久(其实,只呆了三个月左右)了,一切都有点厌烦了,流浪多年的我已有一颗时刻准备流浪的心。在一个地方也好像难以呆很久。也许,这就是我未成熟的原因吧。

日子这样过着,转眼间就到了过年,当然回家过年。“姨,新年好!”“姑姑,新年好!”正月初一,外生们,侄子们,六七个(我五姐妹,我是最小的一个)围着我给我拜年。这时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了,为什么?没钱包红包啊!多没面子。怎么办?这时,我姐姐们过来了,说:“小姨以前学习很好,有空叫她教你们做作业,现在先去玩,小姨还有事。”谢天谢地,我赶紧跑回自己的小房间里。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念头,走吧,去打工吧,去赚钱吧。很快过了正月初五,这天,我接到了张智的电话“新年好啊!过得好吧”那头传来了“应该很熟悉”的声音。“烦啊,没钱,有什么好的,对了,回家过年了吗?”“没呢,我们这可好了,对了,我们这里要扩大生产线,要招一批人,现在我已经提升为修理组长了,你来不来啊!”“好啊!工资如何啊?”“一千五,试用期过后还有得加呢”“好啊,我过来,什么时候来啊?”“随时来都可以,我跟我同学的叔叔(那个曾经提个的经理)打个招呼,请他吃顿饭,应该没问题。”“好,这两天我就来”。正当我准备去广东时,我爸爸说了我一句“为什么你总是半途而废”(我复读的时候,读了两个月就跑到广东去了)。听了这句话,我想想也是,为什么就不能坚持一年半载,把技术学好呢?这样,我又回到了赣州去完成我的学业。

“铃铃铃铃铃……”正在上课的我,耳朵里传来一阵电话铃响声。“小康,电话。”我跑去,“喂,你还没来啊?我们这里现在正在招人呢,过几天就迟了。”“我不想来了,我想学完课程再出找份好点的工作。”“我们这里的全部配有电脑,也可以学到东西的。”“让我考虑考虑,再见!”挂电话时,我感觉我那朋友有点失望。

朋友相处越来越难,可能都是因为我无能的原因,上课处也觉得没东西可学的了(其实那时的我什么也还没有学会),心情更烦,烦就会与朋友吵嘴。特重感情的我为了不太伤害朋友间的感情,有了一种逃避的欲望。有一天,这欲望终于不可收拾。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张智的电话,“喂,我想过来你那,有工作岗位了吗?”“这,我去问问我那同学,你下午再打电话来吧”。下午,我迫不急待的又一次拨通了那个电话“喂,张智吗?”这时,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是谁啊?他不在,他上班去了”“别吵,别吵,‘老大’在接电话。”这听见那边传来吵杂的声音。但并没有在乎这些,只说了一句,叫他回电话我就挂了。晚上,他回了电话,说“可以,今天下午请他们吃了顿饭,答应我了,你来了,可得请回我一顿。”“没问题。”“你先买到广州的火车票,我来那里接你”我满怀感激的说了声““谢谢!”挂电话时,我朋友又留了个粗略的地址我——广东江门恩平,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在广东呆过几年,也没听说过恩平这地方。(其实,我一开始还记作是恩亭了,后来才知道叫恩平的。)管他呢,只要有工作,管他什么地方,再说江门这城市肯定差不到哪里去,朋友又说那条件很好,去了不就知道了吗?肯定是我孤陋寡闻,不知道这好地方。耶,搞定了,有份好工作了,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

我没有打电话告诉家里,在老师与同学的再三挽留声中我毅然的买了南下的火车票,上午的十点多的票,算好下午五六点可以到达。因为误车,九点多才到广州,打他电话,他说你自己去汽车站买票,旁边有汽车站。我现在在开会,走不开。第一次来广州,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但一个人,没人可依靠,总得去吧,所以只好左瞧瞧,右看看,去找汽车站了。车站是找到,但因太晚了(其实也不晚,才九点多吧)没开往那里的车了。怎么办?怎么办?这里无亲无故,今晚怎么办?火车站是最乱的地方,特别是广州这带。我真的有点想哭,但哭有什么用呢?我真的有点怕

,我赶紧跑回候车室,但一到十二点,候车室的管理人员把里面没票的人全部赶出来,我也当然不能幸免了。怎么办?我真的有点恐慌了,现在连站脚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了?还是想办法吧,走出(应该说是被赶出)候车室,我只好跟着大批人马走,看到人多的地方就跟着他们。因为我怕被人看出我是落单的一个。就这样,找了个地方迷迷糊糊的,带着恐惧渡过了那时最漫长的一夜。

天还蒙蒙亮,我就起来了,准备早点到达他们那里,可是,车站没上班。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感觉有点饿,就想找家早点店,但不知道往哪走,管他,朝着大路走总能找到,还没走到两百米,就听到一阵“追杀”声,原来有个人在抢别人的手机。我一看到这场景,想到包里问朋友借来的几百块钱,赶紧往回走,重回到那人多的地方,动也不敢动。

终于熬到了八九点,去买票,“这里的车还没来,去总站才有车。”总站?这里还有其它总站?在哪?我如何去找?对于陌生的城市,我有点措手不及。但来了,总得硬着头皮去找吧。问其它人,不敢相信。只有到十字路口去问交警了。终于到达了汽车总站,谢天谢地,可以马上到他们那里了。“你好,请帮我买张到恩亭的票”“什么恩亭啊,没这地方”“不会吧,在江门啊?”

“江门只有一个恩平,哪有什么恩亭啊”也许是春运吧,人比较多,售票员有点不耐烦的说到。我想了想,可能是我记错了,买恩平的票吧,死就死一回。“多少钱一张”“75”我吓了一大跳,不会吧?什么鬼地方,这么远?不会在边远地区吧!但一想到那边那么好的待遇,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只好买了。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城市,路越来越窄,房子越来越矮,我的心也越来越凉,这地方出来都要半天,还有什么好工业区,还什么好厂。但,朋友难不成会骗我?不可能的。想到这,我就没再糊思乱想了,因为,在我心中,朋友就是自己,自己是不可能会欺骗自己的。两三个小时过去了,终于到达了我要下车的站点。

一下车,我真的吓了一跳,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比我们县里还要差劲不知道多少。哪个老板这么有眼光,跑到这里来投资?带着几千个问号我拨通了那个电话,“喂,张智吗,在哪?上班了吗,我现在车站,来接我”“你等会,我马上到”。在这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城市”——是不是市我还不知道,只能打个引号了,我不敢乱来,只好乖乖地坐在候车室。

可能是十来分钟左右吧,一个瘦小伙子从我身边把包拿起,“喂,你这人怎么搞的”话没说完,仔细一看,原来是我那“久违”的同事。他显得更瘦了。不过,剪个平头,显得比以前精神多了,确是事实。

“你好,你好”他一下子拉过我的手握个不停。“这是哪门子礼啊?我有点不知所以然。难不成我们成了中共领导人?”他没回答我的话,只是笑笑,然后提起我的包就走。我紧跟着他,“我自己来提吧,你何必那么客气,你帮我找工作我还没谢你呢”。“得了吧,朋友还说这话?”想想也是,他男孩子吗,为我提包也是应该的。也就成了理所当然了。

左弯右拐,右拐左弯,终于到了他的住处的楼下(他告诉我的),这是什么地方,像农民家一样,比我家还差呢,但出于礼貌,我没有问出声来,只是在心里嘀咕。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说“我们几个同事出来租了一个房间,这样大家在一起更好玩,也自由。”我想想,也是,年轻人吗,哪里受得了厂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章制度。

“开门”他叫了声,门开了,里面很窄很窄,十几个小板凳散放在一个小小客厅,另外还有两个小小房间,可能放一张大床都放不下。有个跟他一般大小的男孩。“这是我中专同学,陈在华,我那里人。”“你好,你好!欢迎,欢迎!”他也来握我的手。我有点想不通了,我同事还说的过去,半年不见,握握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小伙子,可是第一次见面啊,为什么握手啊?是不是这公司有这种礼节啊,迎接所有的新员工都要握手啊?出于礼貌,不可能把自己的手藏起来吧,只好跟他握握手。

“我帮你烧水,你肯定好累了。”放好行李的同事说道,“我自己来吧,你告诉我就行。”“不行,你们两先坐会,我来负责烧水,你们那么久不见,肯定有好多话要说。”陈在华接着我的话说到。“这男孩子真勤快”,抵不过他们的热情,我也就做下来与我张智聊天了。其实,我们真的没什么话题可讲,因为一直以来都不是很了解对方,但出于他那么热情的帮我找工作。我当然要好好陪他聊了。聊了会家常吧,水就烧好了,其实也烧了很久,因为是用煤炭烧,只是在聊天而忘记了时间吧!冲好凉,好好地睡一觉,这是我想的。

“这个房间是我们公司两个女孩子睡的,你去这里面睡会。”我进里面一看,这是什么人睡的啊?怎么睡地板?能睡吗?他们所谓的床就是用一些小朋友拼图的那种薄膜板拼成的。来自农村的我,一般的苦还是吃过的,所以没说什么就进去睡了。

“康叶,康叶,起来吃饭了”睡得正得的我,好像听到张智在叫我。我在是客,虽然很累,但不好意思赖着不起,打开房间门一看,我的妈啊,那么多人,十几个。两个女的,八九个男的。我出来,他们都来与我握手。“这是张青,这是何大志,这是……全都来自湖南湘潭”哪记得那么多,张智一个一个介绍,哈,现在我哪有空记他们的名字,只知道好像自己是外宾一样,接到最高礼仪的接待。开饭了,吃鱼,还有花生米,还有一大碗白菜,伙食倒不错啊,只可惜菜太少了,十几个人才吃这三个菜,我想着,看看他们,我的妈啊,他们是不是几辈子没吃过肉啊?你看那鱼,三下五除二就完了,好在我那同事夹了两块到我碗里,虽然不我喜欢吃鱼,但还是感激他。饭就在这群人的激战中结束了。

“什么时候带我去面试啊,”我问张智,“你别急,先休息好,熟悉这里的环境再说。明天我们公司新招的人要集中在一起培训,到时你也去,免得到时你应付不过来。”没想到他小小年纪考虑的却那么周到。也好,让我好好的再睡一会。

“嘭嘭嘭嘭嘭……”好响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拉”起来,“开门,开门,查暂住证”。门开了,走进两个挂着牌子的人,“你们有暂住证吗?拿出来,没有的交钱”他们瞪着我们说,好像我们吃了他什么一样。他们都有,只有我没有了。他们叫我办,我拿出车票给他们看,说:“不是允许一个星期内办的吗?我到这还没24小时,为什么要办啊?”“一定要办”没有半点回转余地,我这人想想,算了,反正明天就可以工作,迟早都要办的,就办了吧。这样,就交了八十多块钱他们,他们才走。好可怜,我身上只剩下二百来块钱了。不想了,还是睡好觉来,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就是阿Q的我,掉进“狼”窝都不知道。

“康叶,康叶,起来吃饭了”又吃饭啊,几点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被叫了起了。晚上吃的菜比起中午来就不知道差多少。一碗大白菜,红呼呼的,妈啊,一层厚厚的辣椒,还有一大碗汤,什么汤,大白菜汤,妈啊,还是一层红通通的辣椒。还好,江西的也并不怕辣,谁怕谁啊!这晚餐就这样的完成了。好难吃啊!!没油!!

晚上,我朋友带我出去逛街,唉,这是什么街啊,比我们县里都差远了。张智看到我无精打彩,就带我到了一家游戏厅。买了一块钱的铜板,给我玩,我一点都不想玩,因为,他那么小气(那时我是这样认为的)才买了四个铜板,谁玩啊?而且,对这游戏,我一点都不感兴趣!他见我不玩,倒是自己兴致勃勃的玩起来了,玩得那么“贪婪”,真的很像几十年没玩过游戏的人一样。一块钱铜板很快就完了,我们东游西荡了会,就回去了,回去啊,真的吓了我一跳,什么?妈啊,他们八九个男孩就睡那么一个小小的房间。真的人压人了。还好我们三个女孩睡一个,但我都觉得挤了,真难为这伙年轻人。

梦还在美美的做着,但却被我那不知趣的同事叫起来,我的妈啊,伸手不见五指,干吗去?做贼啊?“快起来,快起来,五点多钟了,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张智大叫着。没办法,别人是为我找工作而起那么早,我不可能还睡吧,也只好起来了。走,快点,要不然迟到了。他急忽忽的在前面带路。走啊走啊,真的会累死我,我可能来没走地那么长的路。可能最少有六七里吧。可能是六点半左右,才听他说了句要到了,在这附近,总可以见到几个人与他点头,也有人一看就马上转过头去。终于到了一幢屋子前(旁边有个两个人,后来才知道是“站岗”的),他停下来,说了声“四楼”,还没到楼上,就可以听见唱歌声,鼓掌声。他告诉我这是他们公司人在搞活动。四楼终于到了,门紧闭着,但里面却歌声、掌声不断。“何大江,开门”张智叫了声,门应声而开。啊,那么多人啊,少男少女们,最少也有五十多个,全坐在小板凳上,一进去,全都非常友好的点头微笑,进了什么世界啊,全都那么有礼貌?我自己都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时有两个小女生站在前面唱啊跳的。唱完之后,又有一个男孩上去了。“大家好,我来自湖北崇阳,我叫夏敬彪,我为大家献上一首我的专集××××××”一唱完他又说,“现在,请大家以最热烈,最火爆,最国际化的掌声欢迎我的新朋友的到来。”反正还讲了些什么东东,我就听不懂了,后来才知道是传销的专用述语。完了之后,张智也跑了上去,自我介绍了一下,献了一首歌,他也这样说到,“现在请大家用掌声欢迎我的新朋友的到来”他哪有什么新朋友啊,我正呐闷着,大家的掌声越来越激烈了。眼光都朝着我看,这时我才明白,他所谓的新朋友是指我。我一上台也学着他们的“套路”说道“我来自江西,叫康叶……”一说完我就准备下去,但是他们都不让我下说,要我唱首歌才可以,唱歌?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哪会唱歌啊,我这人真的可以说唱的歌比哭的声音还难听。但是下面的掌声真可谓如雷啊。“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好等得好伤心,叫你唱,你就唱,妞妞妮妮像啥样”唉,人家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如果我还不献丑的话,那还算年轻人吗?陆续有人来,不断有人上台献声,这样的场面持续到了七点半。

这时那个叫何大江的人走上讲台,说了句,“大家请安静,现在有请我们的‘开心一刻’主持人,我们公司做的非常优秀的大初级业务员万小刚主持”。掌声真的如雷般响,可能比迎接主席还响。接着进来一个不是很帅气,但很有精神的小男孩。“大家好,我来自重庆壁山,我叫万小刚,愿我们都成为百万富翁”“朋友们,当你们远离家乡,告别父母,背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这美丽但并不繁华的南方都市——恩平时,你们想的是什么,为的又什么?来了这个城市,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人开着自己豪华的小轿车,出入高档的宾馆,而有些人呢,却为一日三餐而奔波,有了上顿却不知道下顿在哪里,为什么同样是人,却有如此的差别呢?那是因为那些有钱人把握了身边的每一个大大小小的机会,说到这个机会呢,我手中就有两个小小的机会,由谁把握呢?”话还没说完,呼啦啦的跑上五六个人去抓他的手。这人口才真好,真该好好向他学习。我暗自想着。因为只有两个机会,也就是两只手吧,所以就留下了两个人。只见他们两个人在上面在声喊叫着“请大家以……欢迎我的新朋友的到来……”还是上面那几句老话。张智没抓到所谓的机会,但是我却被他们所谓的“旁系”给叫上台了。叫上去了,都好像跟我一样,才来的。根本就不懂得“行情”。只会介绍一下自己,然后祝愿一句,就什么也不会说了,哪像他们那些所谓的“老朋友”唏哩巴啦一大堆就出来了。没办法,我也只得又献丑了。

所谓的“开心一刻”完了之后,主持人又叫到,“现在请我们公司做得最优秀的大初级业务员易丽辉为我们讲一堂生动的业务培训课”这时,张智不知从哪里拿出两个小本本,和两支笔,紧紧张兮兮递给我说,“你把等会听的东西都记下来。”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一位矮个子女孩,看起来年纪较大,后来才知道是85年的。她一上台就说了一大堆。一开始我听的很认真,因为天生就比较木纳的我何曾遇过那么好的口才的人?但一听到一句“现在我向大家介绍一种新型行业——直复营销网络连锁”什么的。我的头就爆炸了,完了,掉进传销窝了(这时,传销在我心目中只有个轮廓,具体是什么也不清楚)。什么也听不进去了,但,自己的朋友虽然不是很要好的朋友,但也不可能骗自己啊!碍于他的面子,我没有立即离开。忍耐着把“课”听下去了。“我们来到这里是做业务员,你别小看了这个业务员,他不用一年就可以赚几十万,不信,现在就请大家看看我们的工资计算法。”然后就见她列出一大堆数字,就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大概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屁股痛得已经失去了知觉。无奈的等待总算等来了“下课”(待续)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写得像什么样,所以根本就没有信心写下去的感觉。请各位老师看过之后,能为我提点意见,给我一份信心!!!!

 上一篇: 7兴国的霸王行业为什么如此多  下一篇: 8已经到最末尾了

网友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