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a图 片 文 章



兴国的木桥


一个女子的艰难创业路


一路木棉花开......


站在珠海港的海边


心中的那片桃花源



a点 击 排 行


·回家过年
·中国十大将军省
·都市兴国人,齐心向前冲!!!
·兴国的霸王行业为什么如此多
·依然想你
·→メ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传销,何时是你归日?
·我最要好的朋友
·等待的爱要远走--未来已是梦
·分手后的我

心向兴国

来源:江西政协报 点击次数:254 加入时间:2020-07-10 ·双击滚屏· [字体: ]

 

□ 德伦

身处信息时代,每次节假日惦念一个地方,有时即使看见不是很热门的消息,也会特意点进去看看,因为它指向兴国。从上大学开始算起,我和兴国县城聚少离多的日子也快二十年了,我和许多远离故土的人一样,无数次重演以上“举手之劳”。

小小一座城,随处可憩心。兴国是一座山城,在起伏的丘陵上,它像一位线条鲜明的美女,静静俯身在奔涌向前的潋江河旁。我家虽不住在县城里,却也离得不远。每次穿过两处低矮的山岗,爬上两道坡,再下两道坎,从村口,经过下埠桥,来到西门口,就能看见它热闹的身影。老县城不大,即使是步行,随意穿行在西街、背街,大井头、小井头,狮子厅、潋江书院、烈士陵园……无论走到哪,我也不会觉得累。

随着城市的快速扩张,深处田园山岗的老家,已经被城市环抱,家门口无数次嬉戏过的小河,已经建成了现代化的公园,成了城里人休闲的好去处。要不是疫情影响,在家生活的父亲,保准是早早就到离家不远的兴国文化艺术中心活动了。

于我而言,无论家的样子如何变化,它始终像一块吸铁石,不断牵引着我去关注、去品味、去聆听。

每次同学朋友问:“回来想吃点什么?”我都会用家乡话回答:“有进财(酸菜)吗?”然后刚下车,酸菜爆炒各类随意搭配的鱼肉,就会首先端上来,满满一桌人围着它,大家开始兴奋起来。在兴国的客家人,家家都有一个酸菜坛,我无从考证,从何时起,在大家的口中,酸菜被谐音为“进财”,既讨了生活的彩头,又满足了丰富的味蕾。

兴国的吃食,细数起来真是让人口舌生津。喝一碗满口回香的客家擂茶、可以煎炒烹炸的兴国鱼丝、那一道声名远扬的“四星望月”……而我最难忘的还是老西街的米粉鱼。作为一种兴国特色小吃,一咬就掉碎屑,米粉、油、葱、姜、辣椒、鱼脆骨杂糅在一起的口感,香酥诱人,我一口气能吃三块。

舌尖上的记忆就是这样固执。不管和兴国分开多久,我最喜欢、最贪恋的食物还是这些老花样。现在每次回家,惹得妻子都抱怨:到谁家都是差不多的菜,你吃不腻吗?我听了只是笑笑。如今的老西街繁华不再,我经常绕到窄小的街道,买上一大袋米粉鱼,细细品尝,只是怎么吃,再也找不回年少时的味道。

作为赣江支流上的古城,兴国的名字是特殊的,它虽不是独一份,却也是千年等一回。

在江西,要说古代皇帝年号和城市的关系,最有名的一个,景德镇当仁不让。瓷器的质地依旧还在书写着上下五千年的文化自信。兴国,也有这样一份别样的经历。

兴国建县始于三国,千年的历史中,先后称平阳县、平固县,要不是特别的提醒,老城区内分布的平阳街、平固街,即使是本地人,也很难注意到它们的存在,以及它们曾经代表的使命。公元982年(北宋太平兴国七年),兴国才最终亮出了自己现在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这种千载难逢的际遇,到如今仿佛还在告诉追逐中国梦的人们,它的名字依然是新时代中华民族不懈的追求。

现在回兴国,傍晚时分,我总找机会到城东的兴国湿地公园散步。一边走着,一边寻找潋江之上的大桥。最让我怀念的,还是红军桥。

记忆中的红军桥,和我的年龄相仿,但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早。曾经一直挺立在兴国县东门要道上。在中央苏区时期,几万名兴国籍儿女就是从这里走出去,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也淬炼出了56位共和国将军。1983年,一座钢筋水泥铸就的现代化大桥竣工通车,替换了原有的木桥,也开启了兴国改革开放的新征程。红军桥,见证了兴国县城的发展变迁,亦承载了兴国人太多的时代记忆。

如今,大河之上,更加现代化的将军桥、模范桥早已跨河而建,加上已经景观化的潋江桥,湿地公园上架起的浮桥,它们共同成为了兴国“一江两岸”的靓丽风景。

穿梭于兴国浮桥,不论是一个人,还是带着家人们,当河水带着泥土的腥味湿漉漉地涌来时,全身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畅快。这时,如果沿江大道上,传来招揽顾客的吆喝声,比起电子仪器一遍一遍重复的普通话,我更喜欢走近用方言的摊位,我仿佛顿悟了唐朝诗人贺知章“乡音不改鬓毛衰”的惆怅。

兴国境内的方言很多,县城讲的方言,主要分布在潋江镇、埠头乡两地,我虽然也留恋县城的美景,却不想被方言所代表的生活所固定,年轻人总是向往着远方。

2003年的一个秋天,我终于登上京九铁路的客车,开始离开兴国县城。大学的时光虽然只有短短四年,但并不遥远的距离,我却不一定每次节假日都选择回来。

2007年,我参加了工作。只是没有想到,从那时开始我离兴国越来越远。2013年,我又从南往北走,来到南昌工作。从那时起,我几乎只有到过年,才会在家呆上几天,每次都是来去匆匆。

大概就是从有了自己的家庭开始,我更深刻地体会到自己和兴国这座城之间复杂的情感交织。以至于后来每次在他乡街头听到有人说兴国方言时,我都会忍不住多看人家几眼。在自己生活的小区,遇到讲兴国方言的人,也会很自然地加成微信好友,不忙的时候,彼此会用方言发发语音,那家做了点家乡的味道,就会相约坐在一起,开启一场家庭聚会,或者在城区找到一家赣南菜馆,便相约共享。

现在,随着高速公路的不断延伸和昌赣高铁的开通,兴国城里说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县城居民增至二三十万,城区面积也比二十年前翻了几倍,家门口无人问津的小山岗也开始树立起了高楼,从前沿河打不通的路也变成城市的主干道。挖掘机们还在不停地轰鸣,准备打通一条城市环线,让兴国的各个角落经脉相连,涌动起发展的新动力。每一次相遇,兴国总会给我新的变化。

只是,不管兴国这座城的外表怎么演变,我总想着抓住它的本质。而对于我来说,不管离开兴国多久,不管走到哪里,吃得最爽口的还是那些食物,闻得最亲切的还是那些气息,听得最温暖的还是那些声音。

2020年的春节,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我在兴国住了十几天。那时,我才发现父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盖起的红砖房,屋内的光线也开始变得有些昏暗,屋檐墙角上塞满了每年积累下来的木板、柴草。

有一天,我在整理二楼的房间时,发现一只旧皮箱,打开后才发现这竟然是我大学时期用过的旅行箱,毕业至今已经遗落在此十几年,从里面翻到了流行歌曲磁带、毕业纪念光碟、摄影专业课程拍下的胶卷……那一刻我才明白,最美好的见证一直深藏在家里,静静等待我去发现。

第二天一早,我被滴答的雨声叫醒。在绵柔的雨帘中,我忽然有种幻觉,似乎自己从未离开过兴国。

 上一篇: 7兴国的木桥  下一篇: 8山水之美入画来

网友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