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县·烈士县·模范县
a图 片 文 章



兴国的木桥


一个女子的艰难创业路


一路木棉花开......


站在珠海港的海边


心中的那片桃花源



a点 击 排 行


·回家过年
·中国十大将军省
·都市兴国人,齐心向前冲!!!
·兴国的霸王行业为什么如此多
·依然想你
·→メ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传销,何时是你归日?
·我最要好的朋友
·等待的爱要远走--未来已是梦
·分手后的我

那个夏天有点冷

来源:长欢悦 点击次数:2153 加入时间:2005-4-19 ·双击滚屏· [字体: ]

 

那是个发生夏天的故事。

那是个有关我.清.源.还有它们的故事。

它就发生在上个月,可时光的海水已慢慢把它淹没,把它埋葬在了沙滩的紫贝壳里。

我是个生长在江南的孩子,喜欢穿着肥大的棉质布衣,宽松的牛仔裤,还有38号的帆布鞋终日游荡在这个城市冷清的街道。喜欢围着学校对面的广场一圈一圈地跑。喜欢坐在梦的台阶里守望自已的天堂,清总是说我的守望里挂满苍桑,可他不明白我只愿在梦里安静的笑,露出洁净的八颗牙,还有粉红的牙床。

我是个英语专业的学生,每天有着记不完的单词,背不完的语法。记的我初中时英语很差的,可在我高中落榜的那一天我的父亲很是坚定的把我送到了这个让我灵魂疯狂委缩的牢笼里,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我不哭不闹不叫,我对自已说,学英语多好,学英语多风光。

我今年十八岁,我很讨厌这个数字的,十八,它总是轻易让我感觉到了自已的苍老,还有掌心那些纤细的纹脉也开始变得粗糙,

我是个性格古怪的孩子,就像郭敬明说的那般.一半阳光,一半暗淡.在人前我是个活泼健康的孩子,我会拼命地笑,拼命地笑,直到他们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我才会收起有些僵硬的脸.可当城市的喧嚣像潮水一样隐去,灯光一一寂灭时,我会像个受伤的孩子般缩在被窝里哭泣.

多数时候我是个普通外语专业的学生,每天有记不完的单词,背不完的语法,我并不喜欢这个专业的,可2年前,我的父亲在我中考落榜的那一刻很是坚定地把我送到了这个让我灵魂魄疯狂委缩的囚知笼里,可我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我不哭不闹不叫,我对自已说,学英语多好,学英语多风光.

清是个很寂寞的男孩子,比我大三个月零四天,眼里总是有着让人心痛的忧伤喜欢穿淡蓝色的格子衬衣和乳白色的休闲裤,会留着质感很好很干净的棕色头发,身上有着洗衣粉的清香还有阳光的味道,喜欢在写给我的信里叫我菲儿,会不停地告诉我他是守候在台阶旁的一盏灯火.

清的掌心有淡淡的温润和潮湿,在冬天飘雪的时候,会在洁白纯净的雪地上牵起我的手,说要给我温暖,那个时候,我总是一脸坏笑地对清说 : “清,不要对我太好,不然我会赖着你一辈子不放,’’清笑笑,眼里透着迷茫可却很坚定地说; “菲儿,大不了我照顾你一辈子,我摇摇头,因为一辈子对我来像一枷锁.然后我望着清的笑容出神,因为它像这冬日和熙的阳光一样温和,可清却总是喜欢像他的名字般冷冷清清.

和清在一起,我是个很真实的孩子,相哭就哭,想笑就笑,不需要任何面具,因为清总是对我说;"菲儿,我不是他,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的.

清是知道他的,他叫源,是我从初三到现在一直喜欢的男孩,长长的碎发总有飘柔的淡雅的味道,爱穿着深红色的T恤骑着单车在夏日午后的操场,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身后的T恤如一朵惺红的花湿哒哒地开在背上,那个时候,我会偷偷坐在教室临窗的位置遥望着他那在风中飞扬的头发,我曾在教室斑泊的地板上对他说过;"源,我喜欢你.''源很轻松地笑笑,然后对着脸红得像苹果的我说, “对不起,我喜欢文静的女孩,或许你的个性太张扬.’’源的笑容很泠,很淡,可我却看到了他嘴角那两个很醉人的酒窝,我愣了愣,对着他远去的背影喊到;我会改的.

我真的变了,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为了他,但更多是因为无奈,或许我曾经个性十足,可如今岁月已把我所有的棱角摩平.

我写信给读高中的源,我说我想见你.他没有回信,却在星期五.那个灰色凄清的夜晚把自已带来了,路灯下,我们的身影被路灯拉长,开始纠缠在一起,我说源,我不是原来那个我了,你会喜欢上我吗,你变了,可你却压抑的让人受不了.他没有笑,我来不及看他的酒窝就被他丢在了那个泠清的夜里.

它们

我留着40cm的头发,它们绵绵柔柔地打着卷儿,我常用一根有些褪色的黑色皮筋缠三圈,把它们束缚在一起,它们喜欢和风缠绵,可我却我连它们那微小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因为当我解下皮筋时,总是有人说它乱蓬蓬地像杂草,所以我只能在午夜十二点,在这个冷漠的城市开始酣睡时,让它们在我的棉布枕巾上自由地奔跑.

我还留着二个2.4CM的指甲,它们如我的寂寞般在我那修长的手指上疯长,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会涂上一层很淡的蓝色指甲油,让它们忧郁让它们在我的指尖安然地冬眠.

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它们,像照顾一个很小很小的Baby,因为在我心里宏观世界们纤细柔弱地如一根水草,在冬天很冷的时候,我的手冻得红肿僵硬却从不戴手套,因为我不想看到它们像我的头发般被束缚,它们甚至比我还更需要自由.

所以在那个使我感到绝望的星期五在他走后,我用指甲剪给了它们自由,当它们离开我指尖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我那长满枷的心撕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流出了冰泠的血,然后我开始放声大哭,哭的声音很难听可又悲伤地让人难受,我肥大的棉布衣袖湿了.我这才发觉自已竟流了那么多的眼泪.我一直以为我很久以前就开始没有眼泪了,可不是的,它们一直在储蓄,珍藏了很久很久就在是为了这个早该致电来悠长而绝望的夜.

走吧

我带着还残留着泪的眼给清打电话,那长长的一串号码忽地从我的指间划落,我是人对数字充满恐惧的孩子,可我却总是能轻易地记住清留给我的号码,它留在了我的记忆里,还像烙在了心面一般.

我看到自已最后一枚泪打在电话的声音---嘀哒,摔在了地上,碎了,迅速蒸发,然后我听到清焦急地有些沙哑的声音滑入耳朵,有点痒,却很 服;菲儿,你在哪,我过来找你,’’我的声音有些累,我像个撒娇有孩子般对着电话那端的清说,"清,我好冷,我在学校门口的第三个路灯下等你.

然后我很乖地蹲在地上,睁大眼睛,很仔细很努力地看清将要出现的方向.

清骑着一辆灰色得有些暗淡的单车停在我的身旁,淡蓝的格子布衬衣,乳白的休闲裤.质感很好很干净的棕色头发,忧伤的眼里是我缩在一起的可怜模样,清从右手口袋里拿出柔软得有熏衣草恬淡的纸巾轻轻地擦干净我的脸,给我披上有着洗衣粉清香和阳光味道的外套,温柔地摸摸我绵绵微卷的头发,叹叹气对我说:"走吗.''

兴国县02级英语<1>班

含菲子

 上一篇: 7那时花开  下一篇: 8错的时间爱上错上的人

网友评论: 恭喜!你是第一个留言者!


 

 

 
兴国情缘
在线交流40905509  电话:15970899111 邮箱:40905509@qq.com 微信公众号:xgjjw123
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即刻删除。本网会员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你投资理财的依据。
赣ICP备16003193号
投稿中心